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iaxiaduxing的博客

经济 政治 军事---国事、家事、钱袋子内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心, 属于你的, 我借来寄托, 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 属于谁的, 我刚好经过, 却带来潮起潮落, 风, 属于天的, 我借来吹吹, 却吹起人间烟火, 天, 属于谁的, 我借来欣赏, 却看见你的轮廓。

网易考拉推荐

到了必须做“战略选择”的时候了  

2012-12-26 17:13:10|  分类: 国际政治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与已经正式宣布QE3的“美国利益(美国资本)”目前急需之“欧美联手正式宽松”的“不可避免性”同样存在的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真正想实现的“欧美联手实质性水淹南方”却因“各种矛盾的张力”的制约而存在有“或可避免性”。
       其次,而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最终必将克服“中俄”等南方经济、外加欧洲国家利益的阻力拿到“通行证”之后、再去实现“欧美联手实质性水淹南方”的层面上,一个重要的“待用手段”就是以“欧美天量流动性”,先对巴西、印度等南方经济进行经济、特别是金融攻击[如果它们始终不同意加入旨在严厉制裁伊朗(实际上是制裁中国)的行列,也就是那道所谓的“金融防火墙”]的话,之后,再以“天量流动性”于“巴西、或印度等的社会动乱、经济危机(金融危机)”中、以“西方主导的经济(金融游戏)规则”全面控制巴西、印度等的经济命脉,最后,就是拿这些已经被控制的“南方经济体”的“产品(比如,与中国直接冲突的产品)、资源(比如,中国继续保持稳定增长所需要的资源)、特别是市场(比如,中国继续保持目前这种经济结构下的稳定增长所必需的市场)”、甚至是直接动用“届时已被彻底控制的巴西、印度等经济体”的“行政与法律(比如:构建贸易堡垒)”工具,全面冲击中国经济,从而全面恶化中国与这些南方经济体之间的战略合作基础(南南合作),继而全面恶化中国的外在安全环境、特别是外在经济(金融)安全环境!
  
       ●对中国而言,这一局面堪称是所有局面中“最为恶劣的一种”
  
       而在我们的评估中,这是中国“不惜一切手段也要极力避免落入的一种境地”,因为,在“西方”目前已不存在“军事解决中国问题”的可能性、从而“反而有着前所未有”之“动用其最后的绝对优势--金融霸权”以“经济(金融)解决中国问题”的“巨大冲动”的危险下,特别是,在中国也“的确前所未有地面临”这一“巨大且现实危险”的情况下,对中国而言,这一局面堪称是所有局面中“最为恶劣的一种”。
       美国利益决策层”不惜损害“美国国家长远利益”也要基于“美国资本利益的层面”去策动“埃及之乱”,其战略企图之一就是:全面恶化中国的外在安全环境、特别是外在经济(金融)安全环境,从而从远离南亚的方向、针对中国进行“暗渡陈仓式(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南亚破局”!
       其二,上述意图贯穿了“即将结束(或者已经实质性结束)”之“第四波排列与组合”的“整个过程”。
       另外,其实还有个“其三”,但基于顺序,我们放在“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一个问题”的部分再去继续展开。
       最后,“既”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也”是之前点评我们曾经给出的一个观点,即:
       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巴以间突然激烈无比(哈马斯武装第一次拥有并动用射程达70公里的火箭)”的此轮“军事冲突”,我们也就不难看出,以强大军事压力为支撑(以色列已经进行战争动员、所称,动员6万预备役军人)、以实际有效的军事打击为工具(哈马斯武装高级领导人被定点清除),彻底“排除”掉“哈巴斯内部最强硬派”的牵制,正是“美国资本(西方资本)”、或“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主导下的,迫使“美国国家利益”放手以色列“猛烈升级”军事打击加沙地带的“主要意图”。即便这种“猛烈升级”有或将触发“中东战争的全面爆发(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借机将引爆冲击波向外有效导引)”、甚至或可能触发“伊朗全面加速悍然核爆进程”、甚至导致“中东最爆力破局”的巨大危险!
       毫无疑问,一旦局势如“西方资本”所预期地那样发展,那么,在美国“财政悬崖”的大限“前后”,一部“金融悲喜剧”将在“时间陷阱”的“有效延续”中正式上演,预期的“大悲大喜”之剧情、一旦“3D打印”出一份“西方资本”急需的“通行证”,则南亚的印度、南美的巴西,极可能立刻面对“是否严厉制裁伊朗(实际就是制裁中国)”的“选择项”!
 
       ●它极可能一步步演化成最终切换“上述两个阶段”的“切换动作”
  
       同样,在近段的讨论中,我们也多次强调,基于“第四波排列与组合”即将结束(或者已实质性结束),我们认为,“国际局势”即将进入(或已经初步进入)“实质性变化”阶段、且每一步实质性进展、都将侧重由“选择性因素”所触发、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侧重由“测试性因素”所触发。
       因此,上面所留下的“其三”部分,若将其展开、则“主要内容”其实就是:在我们看来,随着“国际形势(不仅仅是中东局势)”的进一发展、“此轮巴以冲突”的后续发展、就“极可能”一步步演化成最终切换“上述两个阶段”的“切换动作”。
显然,我们也认为、种种迹象显示、且极可能继续证明:最终触发这一“切换动作”的、将侧重由“选择性因子”而不是侧重于“测试性因子”。
 
       ●这些“铁的事实”已经侧证了我们之前的“一个观点”并进一步强化了“两层担心”
 
       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曾经以“拉法口岸”、也就是“国际社会”通往加沙的第二条通道的“开与关”是由“欧美双方”共同把持为例一,以“埃及军方被迫提前向埃及新政府交权”主例二、详细论证了“埃及权力”是由“欧美双方共同决策”这一事实。
       而前面也再次重复强调了“美国资本(西方资本)或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注:再次请大家注意这两种用法的不同含义”主导下的、迫使“美国国家利益”放手以色列“猛烈升级”军事打击加沙地带的“主要意图”,因此,随着此轮“巴以冲突”的进一步发展,从“哈马斯组织”最终不顾“哈马斯武装军事高官被定点清除”及“加沙民众死伤惨重”这一系列惨重损失、而愿意在“埃及政府(实际上是‘欧美利益共同决定’)”的调解下、一方面与“早就对西方妥协”的法塔赫组织重新合好,一方面,又与以色列谋签“停火协议”.....等等....的情况来看,这些“铁的事实”已经侧证了我们之前的“一个观点”并进一步强化了“两层担心”,那就是:
  
       ●“国际社会”已经为“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不敢自救”而支付了“额外的战略代价”
  
       首先,所谓“一个观点”,是指:由于“国际局势已经发展至今”,由于“叙利亚巴沙尔政权至今未敢‘有效导出’”,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包括伊朗在内、以“中俄”为核心的、并在当前形势下,在中东问题上有着“共同核心利益(尽力延缓欧美联手正式宽松,从而尽力阻击欧美联手水淹南方)”的“国际社会”,已经为“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不敢自救”而支付了“额外的战略代价”。
其次,所谓“两层担心”分别为:
       第一层,是作为“中东不可逆转之破局进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巴以问题”可能出现上述所谓“全面逆转”,即:巴勒斯坦哈马斯或将在以色列的、毫无顾忌的、强大军事压力下,“排除”掉“内部最强硬派”的牵制,被迫向“亲西方”的巴勒斯坦法塔赫靠近、继而以宗教派别的名义,共同向为“国际社会”设置了“时间陷阱”且始终“有效延续”之的“西方资本”寻求妥协,从而“间接”加入那道以“叙利亚长期混乱”为支点的“金融防火墙”的“全力构建进程”。
  
       ●大家必须明白,在当前形势下,在哈马斯“被迫转向”之后........
  
       第二层,是一旦“巴勒斯坦哈马斯”在“强压”下被迫转向,无异是对中东局势投入一个冲击性变量,其结果,极可能连锁导致黎巴嫩局势的迅速向“不利于叙利亚现政府”的方向变化(如果国际社会不及时出手,并强行阻止这一变化的话),最终“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因受到“更加广泛”的围剿、或尽快选择“有效导出”、或“彻底向西方屈服”。
       在这里,有必要指出的是,哈马斯目前所受到的强压,不仅仅是来自西方的,最关键是来自阿盟内部的。
       显然,哈马斯所受到的这种“内外”“强压”,正是“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始终未将“叙利亚局势引爆冲击波”通过“国际社会进出加沙地带的第三通道--海上通道”向以色列方向“有效导出”的后果之一。
       而以“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被迫用“支持巴勒斯坦建国”的手段,进一步向“欲颠覆叙利亚阿萨德势力(注:请比较与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不同)”的阿盟、甚至欧盟做出让步的原因。
 
       ●在叙利亚关键地区建立“变相的禁飞区”
 
       在这个问题上,大家必须明白,在当前形势下,在哈马斯“被迫转向”之后,不论是“巴以阶段和平”的实现、还是“巴勒斯坦建国案”最终因(美国利益--更多是美国国家利益)在“欧洲利益(西方资本)”借助“中俄”必然的战略策应(支持巴勒斯坦建国就是之一,这是中俄不会反对、也不能阻碍的)的战略挤压下被迫放行,都将具有两个重要特征:
       其一,将是阶段性的;而将“巴以和平”、或者“巴勒斯坦建国”弄成“阶段性的”,也是本质上绝不允许中东长久和平之“西方资本”的“巴以政策”的底线。
       其二,将“基本上”转化为“公开支持阿盟之叙利亚政策”的“欧洲利益(欧洲国家利益)”的“外交成果”。
       其三,而基于“其一”与“其二”,事实仍然主导“欧洲国家利益”的“西方资本”也将在“美国国家利益”的让步中、如期收获“对美国国家利益的战略挤压成果”,从而在“初步缓和欧美矛盾”的情况下,立刻进行下一步操作,那就是:在动用整个北约(包括欧盟、特别是不情愿的美国国家利益、甚至是必须阶段性接受巴勒斯坦建国的以色列)的力量、在叙利亚关键地区建立“变相的禁飞区”。
  
       ●只有在这个层面,我们才能弄明白几个问题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只有在这个层面,我们才能弄明白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土耳其在这个时候向北约请求沿叙利亚边境布署“爱国者”系统,并基本不顾忌俄罗斯(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德国(欧盟)对在土耳其与叙利亚边境布署“爱国者”系统如此地毫无顾忌?
       第三个问题,为什么巴勒斯坦法塔赫在以色列军事打击哈马斯的时候,只有“口水反击”而没有“实质行动”?对哈马斯(准确讲,是哈马斯内的强硬派)与以色列之间军事冲突持壁上观?
       第四个问题,为什么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建国案”仍然没有撤下、特别是哈马斯武装射程达70公里的火箭并没有得到“有效清查”的情况下,也愿意与哈马斯“协议停火”? 
       显然,在东方评论员看来,种种迹象说明,“决定升级此轮巴以军事冲突”的“决策者”或“知情者”、均想迅速“清除哈马斯内部强硬派”、以迅速拿到“巴以阶段和平”甚至“巴勒斯坦阶段性建国”,以全面缓和巴勒斯坦(其实是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海湾国家、及埃及等)与西方(其实是欧盟及游离于欧美之间的西方资本)之间的矛盾,从而为一个共同的阶段性目标--------清除“叙利亚阿萨德势力(注:绝不完全等同于巴沙尔政权,这种不同,正是我们在讨论中始终将叙利亚、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叙利亚阿萨德势力严格区分的意义之所在)执政权”,继而将“什叶派的伊朗(对沙特阿拉伯等而言)”或“中俄全球战略之核心战略节点的伊朗”彻底孤立起来。
 
       ●这种损害将是“战略性”的,而绝非可以轻易消解、或对冲之“战术性”的!
  
       尽管在这种合作中,沙特阿拉伯为道的海湾国家、埃及、土耳其、欧盟、美国、西方资本均有着自己的一本账(比如、沙特阿拉伯与埃及、土耳其均想从此变身为“巴以和平”的“功臣”从而主导“泛伊斯兰世界”,并作为出任“中东地方王”的重要资本),而决定它们之间的矛盾也只能是“阶段性缓和或阶段性调和”,但问题在于,对包括伊朗、以“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包括巴西、印度等南方利益)”而言,这种局面一旦成为现实,那么,各自的核心利益,均将因那道随之而“定型”的“金融防火墙”而受到巨大的损害。请大家务必警惕,这种损害将是“战略性”的,而绝非可以轻易消解、或对冲之“战术性”的!
而对这种局面,我们向来是高度警惕,并始终建议:以“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务必以“一切可以使用的手段”以“全力破坏”之。
 
       ●不论是出于“人类社会未来”、还是出于“自救”的“最低要求”,也到了必须“战略选择”的时候了
    
       由于“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甚至在“上述一干利益”最终决策“升级此轮巴以军事冲突”的情况下,也未敢“将叙利亚局势引爆冲击波给有效导引出境(或是因以色列动员6万预备役而害怕)”,从而至今未能为以“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注:在这个层面上,甚至包括受美国资本代言之西方资本裹挟的欧洲国家利益与欧洲资本利益)”提供一个“战略腾挪的支点”、从而至今未能迈出“自救”的关键一步,从而令“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精心设置的“时间陷阱”日益成型,并已经迫使“国际社会”不得不提前打出“支持巴勒斯坦建国”这张、原本用在“有效导出”之下才能最为主动、也最为有效的“牌”,我们认为,在“美国财悬崖”即将迎来所谓“大限”、“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既定的那幕“金融悲喜剧”也将“如期上演”以“精确配合”这场所本质仍为“南亚破局”的关键时刻,在“上述一干人等”基于各自的小九九已经做出“各自的选择”之后,已经为“等待”支付了“额外战略代价”的“国际社会”,不论是出于“人类社会未来”、还是出于“自救”的“最低要求”,也到了必须“战略选择”的时候了。因为,即便是仅从经济、金融角度去观察这种危险性,我们也不难看出危险:美联储(西方资本)已经准备好了借“极其严重的财政悬崖”之机“加倍量化宽松”以“水淹南方”的套路。
    
       ●如果“国际社会”在此关键时刻要想避免犯下不可逆转重大错误的话,就必须“尽快抉择”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就如我们之前所说:
       第一,由于叙利亚巴沙尔政府至今没有借机“将引爆冲 波有效导出”,以“巴以达成停火”及“土耳其正式向北约提出申请、且德国已经做好参与部署行动的准备”为标志,“叙利亚局势”在迅速向“金融防火墙”的方向移动。
       第二,在压服哈马斯强硬派的过程中,对以色列(西方资本、阿盟)而言,最重要的是提防叙利亚借机“有效导出”,因此,以色列动员的6万预备役部队,就是发出一个强烈信号:随时准备军事反击叙利亚的“有效导出”。
而对“西方资本”而言,最重要的危险来自伊朗的动作,因为,在形势发展至今之后,除了“国际社会必要时撤除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强力支持”让“阿萨德势力其它人在伊朗与叙利亚边境(库尔德人区域)”组织流亡政府、全面参与叙利亚战争、甚至中东战争这一“反击手段”之外,“国际社会”最有效的,就是放手“伊朗迅速跨入核门槛”。
       第三,为了最大限度防止这一“中东最爆力破局”的情况出现,在最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或能听到:美国准备对伊朗进行核突击的“强烈警告”!如果伊朗敢插手叙利亚、特别是黎巴嫩事务的话!
       第四,而基于我们上述观点,在叙利亚巴沙尔政府至今没有借机“将引爆冲 波有效导出”,从而导致“巴以达成停火”及“土耳其正式向北约提出申请、且德国已经做好参与部署行动的准备”,令“叙利亚局势”在迅速向“金融防火墙”的方向移动的“最新发展”下,“国际社会”就必须在“撤除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强力支持”让“阿萨德势力其它人在伊朗与叙利亚边境(库尔德人区域)”组织流亡政府、与放手“伊朗全面推进悍然核爆进程”、这两个选项之间做选择了。
       因此,在我们看来,如果“国际社会”在此关键时刻要想避免犯下不可逆转重大错误的话,就必须“尽快抉择”。
而从“巴以停火”的“前后”朝鲜方向就立刻传来“准备发射卫星”甚至“准备第三次核爆”的最新消息来看,我们对“后续发展”有“明确的期待”,事实上,这一期待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给出:那就是,伊朗科学家或现场观摩“朝鲜的卫星甚至核试验”,如果“国际形势的实质性变化”需要“朝鲜进行新一次的卫星发射、特别是核试验”的话。
 
       我们也注意到,据媒体报道,中国舰载机歼15于22日就已经“成功着舰”。另外,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发布了“中国海南省三沙市地图”且“使用新版中国电子护照(明确了九段线是中国领土)”且受到越南、菲律宾的强烈抗议.
       我们也认为,越南、菲律宾对“中国的新版护照”尽可以“强烈抗议”,至于是否允许“持这些新护照的中国公民入境”,那就是“他们”要想清楚的事情了,如果允许,那好,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提前默认”“中国于关键时刻(中东大乱、全球经济硬着陆)可以充当、且它们也必须依靠的‘东亚经济救生圈’之角色”,如果不让,那么,一则,就等同于“自我进行中国目前并不想高调对它们施行的经济制裁(未来,这可要承担东亚、以至全球经济硬着陆的责任的)”,因为,“许多中国公民”身上揣着的就是“经济合同”;二则,也就可以更加坚定中国“准备启动最低经济内循环”、从而“先让东盟、日本、韩国等经济因全球经济硬着陆而悉数落火、之后再去捞人”的决心。 
 
        ●具“锦州效应”的“中国南海绝对控制权”,其中的一个重要“非军事功用”
 
       要知道,在全球经济硬着陆之后,对一个“落水求生者”而言,为了搭上“经济救生圈”,是“很难对提供经济机会的人反对”什么的!也是“很难指望那个如今只能靠几艘航母玩重返东亚”的、只能提供“届时或者不再能顺利换取商品之美元”之“美国(西方资本)”的!
       在我们的讨论中,具“锦州效应”的“中国南海绝对控制权”,其中的一个重要“非军事功用”,就是实质性控制“东亚商品”的“具体流向”与“具体流速”的!而这,就要通过以中国“强大军事实力”为支撑的“经济、特别是金融政策”的“综合调控”手段去实现。
 
       ●这一“切换动作”的将侧重由“选择性因子”而不是侧重于“测试性因子”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所有这些,如果从“超越东亚”的视角去观察,都可视为“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准备在中东进行“战略选择”的信号,显然,就如我们之前所说,由于“国际形势即将(或已经初步进入)实质性变化”阶段,且每一步实质性变化均侧重由“选择性因子”而不是侧重于“测试性因子”所触发,前面也已经说了,在我们看来,随着“国际形势(不仅仅是中东局势)”的进一发展、“此轮巴以冲突”的后续发展、就“极可能”一步步演化成最终切换“上述两个阶段”的“切换动作”,因此,我们也再次强调:种种迹象显示、且极可能继续证明:最终触发这一“切换动作”的、将侧重由“选择性因子”而不是侧重于“测试性因子”。
       至于今后的所谓“实质性变化”将有哪些?特别是它们是如何“具体触发”的?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