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iaxiaduxing的博客

经济 政治 军事---国事、家事、钱袋子内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心, 属于你的, 我借来寄托, 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 属于谁的, 我刚好经过, 却带来潮起潮落, 风, 属于天的, 我借来吹吹, 却吹起人间烟火, 天, 属于谁的, 我借来欣赏, 却看见你的轮廓。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断了脊柱的日本将是美国利益-西方资本之全球战略的不可承受之重  

2013-11-12 12:06:42|  分类: 国际政治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本首相安倍:“要抗衡中国” 中国国防部回应:“不自量力”
     【时事点评】
      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指出,日方的有关言论,颠倒黑白,不自量力。人们不禁要问,一个不肯深刻反思历史,总是寻求与别国对抗,蓄意挑战战后国际秩序的日本,又怎能被周边邻国和国际社会所接纳,更何谈要在亚洲发挥领导作用呢? 

      显然,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所指的日方有关言论是特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近期抛出的两个论调:第一个论调是安倍近期在日本陆上自卫队一个阅兵式上抛出的。他针对钓鱼岛局势称:“为了体现日本国家意志,绝不允许改变现状(注:系指钓鱼岛现状)”。第二个论调是安倍近期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抛出的。他对媒体声称:“日本复兴之后将在亚洲发挥更加强势的领导作用,要抗衡中国”。

      事实上,早在多年之前、甚至在日本小泉政府在钓鱼岛制造事端、严重挑衅中国时,这里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撇除其它不论,日本这种论调本质是一种与其实力极不相称的蛮横。显然在时间已经过去6、7年之后,中国不论绝对综合国力还是相对综合国力均有了实质性提升。尤其是中国不论绝对军事实力还是相对军事实力,在以中段反导、歼20隐形机、最新一代攻击与战略核潜艇、东风21丁、东风41、天基预警、侦察、导航体系等的陆续成军为标志,都有了突破性发展,并彻底打碎美国(其实是西方)军事技术绝对优势的神话之后,日本所有那些旨在极力挑衅中国以图谋其小九九的所言所行,在6、7年前尚可形容为“与其实力极不相称的蛮横”,在今天已经可以定性为“与其实力极不相称的狂妄”了。这也是中国国防部发言人公开蔑视日本首相安倍的挑衅言论为不自量力的原因。 

      而这里想进一步说明的是,6、7年前的所谓“蛮横”,说的是日本决策层当时表现出的那种没有相应实力作支撑的狂妄。而今天所谓“狂妄”,则一如外交部发言人所形容的,是一种日本决策层在西方利益的怂恿下所表现出的一种掩耳盗铃般的心虚;是日本右翼势力在日本决策层嘴实力的支撑中表现出的一种完全不顾及中日综合实力、特别是军事实力之真实对比现状的自我吹嘘;是一种日本社会被捂着眼睛、堵着耳朵情况下的自说自话;还是一种日本极右势力意图误导日本社会重走军国主义的虚假广告。 

      总而言之,它是日本右翼势力蛊惑日本社会自上向下进行的一种竭尽全力、一种试图诱导日本民众在既看不见、也听不见中日之间真实实力对比的情况下慢慢产生一种虚假信心的极度膨胀,直至膨胀到盲目支持日本右翼图谋日本正常国家化的一揽子努力,即:先一步步完成日本社会集体右倾总动员,继而极力在大国、特别是主要核大国之核心战略利益的战略夹缝中左冲(比如中国核心利益或以中俄国家利益为核心的南方利益)右突(比如美国核心利益或以欧美资本利益为核心的西方利益),直至一步步实现日本正常国家化,从而彻底颠覆二战结论。 

      显然,日本极右的安倍政府要想遂成上述战略目标,就必须同时做到这样几点:
      第一点、必须尽一切可能让日本社会相信日本有能力在确保基本安全(政治特别是军事安全与经济安全特别是金融安全)的前提下,经过左冲右突最终实现所谓日本国家正常化。 

      第二点、必须尽一切可能冲撞中国、且同时又尽一切可能避免中日间檫枪走火。从而尽一切可能避免局势演化至日本被迫在升级军事冲突(这将直接导致日本毁灭,或至少是组成其战争潜力的一切政治、军事及经济层面的生产、交通、能源、科技等目标均被摧毁殆尽)与被迫全面低头(全面接受并参与中国极力推进的东亚一体化。到了那个时候,就不单纯是东亚经济一体化了,而是必须包括政治与军事等诸个核心要素在内的全面一体化)之间必须明确做出不二选择。 

      第三点、在第二点的基础上,也就是在有效左冲并有效规避“必须明确选择”这一局面的同时,还必须尽一切可能利用总体战略上必定会擒贼先擒王(美国为首西方利益)的中国,利用中国基于中国全球核心利益必然做出的可能战略反击去强烈冲击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利益。从而同时消解美国(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对日本各个层面的严密控制力,继而慢慢右突(破)美国(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对日本长达半个多世纪的严密控制。 

      但仅仅做到这一步仍然不够,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下面再来阅读一则新闻片段。 

      中国、俄罗斯政府驳斥日媒有关“俄罗斯联日本牵制中国”的报道 

      请大家注意最后两段文字,中俄外交部均以非常正式的官方立场共同强调了两个观点,那就是:

      第一个观点、双方都确认日本在极力挑拨中俄关系;

      第二个观点、双方都认为日本想在中俄关系中间打楔子是不可能得逞的。 

      至于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公开罗列日本(日本媒体)的诸多小动作,除了让人们更加清楚地看到甚至惊讶日本右翼政府、日本媒体竟然如此下作之外,也提出一个足以让每个爱好和平与正义的人深深思考的问题,那就是:在这个时间点,日本政府(日本媒体)为什么要如此下作?特别是为什么敢如此下作?事实上,这个问题就是日本右翼政府想做到的第四点。 

      第四点、显然,即便是做到第一、二、三点还远远不够,如果站日本右翼决策者的角度去观察与处理问题,则在右突的过程中,也要利用好美国(西方资本)近段必须将战略焦点放在中国、俄罗斯为核心南方利益的身上必然所暴露出的战略缝隙,再瞄准美国(西方)的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甚至全球安全框架均极其需要美日军事同盟这个锚点的现实条件,极力配合美国(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或有效冲撞中国。在东亚方向牵制中国的全球战略或积极离间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从而策应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从而既要巧妙地有效激化大国之间或南北之间的各种矛盾。还要巧妙地利用甚至维护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与国际社会-南方利益之间、在某个具体战略方向(比如东亚)所处的短暂脆弱平衡,直至左冲右突成功,继而全力避免整个过程中出现下面这几种情形: 

      一、或出现钓鱼岛方向擦枪走火而被提前解决(日本被迫提前选择)的情形; 

      二、或出现对中东全面破局、中东最暴力破局及日本被提前解决有不同承受能力的欧美国家利益(欧美资本利益)中的一部分被迫接受中东全面破局的情形; 

      三、或出现西方利益-西方资本被迫面对中东最暴力破局及提前解决日本问题而不得不做出全面妥协的情形。 

      基于之前的大量解说,显然上述任何一种情况都将标志着已经被日元无限量化宽松绝了后路的日本经济(特别是日本金融)、甚至日本这个国家与民族都将走上不归路。至于最终沦为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微调后中东战略的金融断尾拿去牺牲,到时反不过是集体右倾之后的日本(日本社会)所能企盼的最好结局。这起码较“一旦中东走向全面破局,主导中东新安全格局的几家势力循二战结果基本文件三家分晋”的结局,特别是较或沦为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之微调中东战略用以政治、特别是军事牵制国际社会的炮灰结局要好得多! 

      不难想像,对日本极右翼势力而言,企图在这个左冲右突的过程中既要最大限度规避亡国灭种的巨大风险,同时也想把握到几乎不可能成功的机会,那么就必须将左冲与右突的力度均拿挰的极其精确。也只有这样,日本右翼政府才可能在最大限度减小或导致日本(日本经济)瞬间丧失基本安全的偶发事件的前提下基本做到第一点。从而真正迈出顺利复活军国主义的第一步。那就是让日本社会相信日本有能力在确保基本安全(政治特别是军事安全与经济安全特别是金融安全)的前提下,经过全盘否认二战历史以复活军国主义为手段、以抛弃和平宪法为目的左冲右突,最终实现所谓日本国家正常化。而所谓迈出顺利复活军国主义第一步,指的是日本社会最终接受以复活军国主义的手段去实现正常国家的目的。 

      前面已经说了,日本今天所谓的狂妄,是一种日本极右势力意图误导日本社会重走军国主义的虚假广告;是日本右翼势力蛊惑日本社会自上向下进行的一种竭尽全力;一种试图诱导日本民众在既看不见、也听不见中日之间真实实力对比的情况下慢慢产生一种虚假信心的极度膨胀、直至膨胀到盲目支持日本右翼图谋日本正常国家化的一揽子努力。而这一揽子努力的第一个关键环节就是要一步步完成日本社会集体右倾总动员。 

      显然,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问题,一年多以前,日本极右在美国的默许下国有化钓鱼岛的动作,不过是这一揽子计划的开始。 

     值得强调的是,这个开始的时间基本与西方邪恶势力以非人类手段引暴叙利亚局势的时间重合。这绝不是巧合。也就是说,西方邪恶势力其实对日本极右的一揽子计划从一开始就心知肚明。但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微调后中东战略需要日本极右的这一揽子计划提供精密配合。在东亚方向搞事或牵制中国战略资源,或离间(至少是降低)中俄之间的战略协调水平。从而掩护西方微调中东战略的自中东一步步向东亚、南亚等战略方向的展开——自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一步步向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的展开(比如金融防火墙的全力构建、水淹南方的最后准备)。而不是反过来。 

      这种描述,就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严令日本极右必须按照西方的计划而不是日本的计划去展开。而具体表现在钓鱼岛方向或具体表现在日本一揽子计划的第一个环节(日本社会集体右倾总动员)上,就是动辄以“奥巴马不待见安倍”或以“公开否认美日间某种私下不成文共识”等等足以让方方面面、特别是日本社会看得一清二楚的明确立场作为紧急手段,迫使一直企图以日本计划作主要牵引的日本极右政府注意节奏。 

      在时间进入至最为重要的最后两个月之后,由于不论是对以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还是对西方利益-西方资本而言,未来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全球局势围绕伊核这个核心问题的具体演化情况,极可能决定谁将把握未来5至10年的阶段性战略主动权。因此,在国际社会与西方利益均在围绕伊核准备摊牌的背景下,日本极右明白,双方摊牌之后,不论最终谁把握阶段性战略主动权,都将是把握战略主动者立刻加大对试图左冲右突以推翻二战结论(或东亚雅尔塔格局、亦或目前仍由美国主导之西太平洋安全框架)之日本极右约束力的开始。 

      值得强调的是,所谓围绕伊核问题的摊牌,对以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而言(就近段而言),更多是指:尽一切可能,在不超过两个月的时间内,以包括叙利亚引暴冲击波有效导出(这是唯一可能迅速跳出所谓时间陷阱的手段)、叙利亚政府借联合国化武协议落实空隙实质性歼灭境内反政府武装迅速稳定局面(这是很难完成的)、彻底放手伊核问题进程等在内的各种手段,迫使西方及阿盟调整中东政策或迫使西方被迫在实质性解除对伊朗制裁的层面上让步。从而将埃及再乱之后续发展导入实质性打断对伊朗经济已经造成巨大困难的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的方向。从而好继续通过伊朗(伊核),借助中东大乱(注:是指中东形成不为西方所控制的混乱)对中东战略发挥、甚至扩大实质影响力。

      而所谓围绕伊核问题的摊牌,对西方利益-西方资本而言(就近段而言),更多是指:尽一切手段,以包括再次在叙利亚境内使用非人类手段或威胁使用这一手段、甚至发动科索沃式军事打击的手段,当然也包括对伊朗、叙利亚等策略性未弱的手段,继续将叙利亚引暴冲击波实质性封堵在叙利亚境内。从而好为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拿以色列定居点去换取阿盟的全力配合。将埃及再乱的后续发展一步步导入金融防火墙的关键进程,导入水淹南方的最后准备进程的关键进程,也就是为微调后中东战略再争取一段时间与空间。 

      显然,所谓摊牌是围绕伊核的。但在操作上,却是围绕埃及再乱之后续发展的主导权的。这个道理很明显:再乱之后的埃及在这几个月的必将白热化的角力中,其中东政策一旦最终选择了与国际社会撕破脸、全面倒向西方,则本质上就已经确认了金融防火墙的基本成型。一旦如此,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再通过南亚搞事拿下巴基斯坦或令中国(上合)至伊朗的巴基斯坦通道极其低效的那一刻,就是初期目标针对伊朗、最终目标直指俄罗斯、特别是中国的金融防火墙正式定型的那一刻。而一旦如此,西方附着在金融防火墙的金融、经济、政治、甚至用以支撑金融防火墙稳定运行的军事手段,就将迫使伊朗也必须做出类似于埃及、巴基斯坦一样的选择。 

      而在之前的解说中也曾经给出这样一个结论,由于“不得已提前解决日本问题”始终是国际社会从另一个方向解决中东问题(美国问题、西方资本问题)的战略选择项。因此,一旦国际社会在关键时刻彻底打断日本的脊柱(注:它其实包括了日本在钓鱼岛擦枪走火失控之后的两个必选项:要么实质性毁灭,要么彻底低头),则由于断了脊柱的日本是美国利益-西方资本之全球战略的不可承受之重(与中东最暴力破局的效果类似)。因此,这将极大地强化国际社会介入埃及再乱之后续发展的高效性。 

      不难想像、在局势如此微妙的今天,既要怂恿日本极力冲撞中国,以最大限度地策应台独、香港重大事变及乌克兰问题等这些试图干扰国际社会伊核问题战略协作的系列动作;又要防止急于完成日本社会集体右倾总动员的日本极右于西方计划之外搞事,从而令国际社会不得不提前解决日本成为事实,就反倒成了中国选择钓鱼岛作为应对西方干扰中俄战略协调的战略应对点并突然加大军事压力之后,西方利益一西方资本所面临的一道难题。 

      此前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指责日本一只军舰不听中国的再三劝阻,进入中国三大舰队西太平洋演习区长达三天之久,并警告这极易造成误判与误击。而在此之前,有报道称中国演习期间曾经接受日方请求:进入演习区救援一出事的、发出SOS信号的日本民用船只。显然,据观察,日本民用船只所谓“民用”恐怕是假。试图拿一只没有任何间谍设备的间谍船诱导中国演习舰队盲目处理,造成日本民用船被抓、被扣、甚至被击沉,从而为营造巨大悲情、迅速完成日本社会集体右倾总动员才是真。而日本民用船只所谓“出事”恐怕是假。因为以包括电磁技术手段在内的非接触外力不准许或无法主动离开恐怕才是真,因为事实证明中国演习舰队并未盲目处理。 

      而在日本间谍船以公共频道发出所谓“求救”信号,从而不得不广而告之它的确位于中国演习区域后,一只日本军舰迅速请求进入中国舰队演习区展开救援恐怕也不是真。试图激怒再三劝阻其进入的中国军队、从而盲目处理、造成一技术落伍的日本的军舰仅因“误入”中国演习区域就被武力致损、甚至被击沉,从而为日本极右营造巨大悲情制造条件、以迅速完成日本社会集体右倾总动员、继而坐实第一点才是真! 

      从中国国防部不提日本民用船只,只是公开指责日本军方经再三劝阻、却仍然闯入演习区域的举动,且日本也不提日本民用船只,而只回应对中方的指责不能理解的情况来看,对方均回避日本民用船在演习区域内主动要求救援这个细节,只能说明双方均有另外的意图,即:

      第一、对中国而言,不提日本民用船只只是公开指责日本军方“经再三劝阻、却仍然闯入演习区域”的举动,意在广而告之地强调:这是日本进行的一次极其危险的、且不顾国际基本常识的严重军事挑衅行为。由于它极易造成误判、甚至误击。因此,此次公开指责也就有了策应中东、南亚局势而顺势发出“如果日本再有类似严重挑衅、就必须为擦枪走火担负全部责任”的“勿谓言之不预也”的正式警告。 

      第二,对日本而言,也不提日本民用船只而只回应“对中方的指责不能理解”,首先是“当然不能提日本民用船在演习区域出事”一事。因为,在那个区域、在那个时间点,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有单纯的民用船只进入的。但这又不容否认。因为公开的求救信号是事实。因此,提日本民用船只虽可直接反击中国的指责与警告,但这本身就将必然扯出日本民用船出事的相关疑问。甚至扯出如果出事是真,则必然是在中国军方的允许、甚至协助下救援成功的事实。因为中国根本就不允许原本就在近距离监视中国演习、从而挑衅中国的日本军舰前去所谓的救援。 

      值得警惕的是,从心中明显有鬼的日本宁愿不提日本民用船只也要回应“对中方的指责不能理解”的情况来看,日本极右是不愿意接受中国这份具有“勿谓言之不预也”的正式警告的。而基于上述的解说,人们不难看出,这样的情况是值得高度警惕的。经此一役,这里的建议是:要充分考虑到日本极右的上述企图心。因此,一旦全球战略上需要,对日本军事目标的打击、在打击力度上一定要有这样的标准:绝不给日本极右旨在迅速完成日本社会集体右倾总动员的一系列计划留下营造悲情、顺势完成总动员的出口。而一定要让出口的属性内嵌上要么日本彻底低头、要么日本战争潜力被实质性清除。从而让日本极右政府迅速垮台成为出口的第一步,让日本社会深刻认识到极右或军国主义路线是死路一条作为第二步。 

      显然,要达到这一点,此次事件的经验就值得总结。那就是之前的那句话:对日本极右的挑衅,一旦战略需要,就要迅速且沉重打击。一举之下成建制地歼灭日本军事目标、甚至直接打击日本本土核心的政治、军事、经济目标。从而要么从心理上、要么从能力上,总之是以迅速且实质性摧毁日本的战争潜力为首要的打击目的。至于打击手段,由于日本原本就是有核国家、且公开在二战结论上挑战人类良知与正义。因此,怎么好用并适用,就要用什么!基于全球战略的届时需要(请大家注意这一点),如果常规手段适用就常规解决所谓日本问题;如果常规手段不够适用(主要是时间因素)就非常规解决所谓日本问题!到那个时候,一个因日本被打断脊柱而也必将脊柱骨折的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之全球战略,一个不惜放纵日本翻二战历史铁案、公然践踏人类良知与道义的欧美资本联合体,是既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说什么一二三的。不论从能力还是从道义上,那时它都将没有资格。 

      最后,由于时间紧迫,更由于埃及的动向至关重要。因此,从西方利益-西方资本近段明显加强对国际社会的威逼利诱,试图干扰国际社会的统一决策的情况来看,埃及再乱之后续发展极可能从叙利亚化武问题再次回到埃及本身。因此,这里也再次重复之前的一个观点,那就是:一个断了脊柱的日本将是美国利益-西方资本之全球战略的不可承受之重,将与中东最暴力破局的效果类似。也将极大地强化国际社会强行介入埃及再乱之后续发展的高效性。 

      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美国外交口(美国国务聊克里)近日高调巡访中东欧洲8国、试图协调盟友之间的立场以迅速解决埃及问题。而美国军事口(美国太平洋舰队)却在中日军事对峙中保持低调、甚至局外人一般,且对有关美日制定应对冲绳及钓鱼岛有事时的共同防卫计划的日媒报道向中方作出澄清,表示日方有关报道不符合事实等等,均无疑从侧面为人们确定埃及再乱之后续发展的下一个焦点会在哪里提供了参考。在这个问题上,这里也再次重申一个观点:国际社会绝不能做无条件地帮助策划埃及再乱之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维护埃及稳定的傻事。显然,首先条件就是西方立刻实质性解除对伊朗的制裁。 

      在这个问题上,伊朗议长访华带来的“200亿美元的欠款问题”的后续发展就值得关注。如果西方金融体系对中国(国际社会)偿还这笔伊朗货款的具体方式(其实是国际社会尝试建立有别于西方金融体系的结算渠道)横加指责甚至无理阻拦,那么在国际社会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旁观下,埃及再乱恐怕首先会在中东地区各方势力的角力下进一步演化成埃及更乱、甚至中东大乱。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