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iaxiaduxing的博客

经济 政治 军事---国事、家事、钱袋子内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心, 属于你的, 我借来寄托, 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 属于谁的, 我刚好经过, 却带来潮起潮落, 风, 属于天的, 我借来吹吹, 却吹起人间烟火, 天, 属于谁的, 我借来欣赏, 却看见你的轮廓。

网易考拉推荐

用带领尽可能多的南方经济体、去抵抗水淹南方的准备  

2014-11-23 14:44:41|  分类: 国际政治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日就钓鱼岛等问题达成四点共识

 

【北京消息】据新华社电国务委员杨洁篪昨日在钓鱼台国宾馆同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以下四点原则共识:

 

一、双方确认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继续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

 

二、双方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

 

三、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

 

四、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高洪认为,四点原则共识的一个重要成果,是将中日双方在钓鱼岛等领土问题上的争议明确地见诸文字,强调了双方存在不同主张。这是对客观现实的承认。

 

中日四个政治文件

 

中日两国实现邦交正常化以来,双方已签署四个政治文件。分别是1972年恢复邦交时发表的《中日两国关于恢复邦交正常化的联合声明》、1978年两国签署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98年双方发表《中日联合宣言》及2008年两国发表的《关于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

 

北约秘书长访问阿富汗 承诺撤军后继续提供支持

 

【喀布尔消息】据外媒报道,6日,北约新任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秘密访问阿富汗,在该国首都喀布尔参观了当地军队,并与该国新领导层会面。 

 

斯托尔滕贝格参观了一个阿富汗特种部队的训练中心。他表示,在今年年底北约作战部队撤出后,北约仍然将继续支持阿富汗。 

 

在13年的反恐战争后,北约和美国将于今年底从阿富汗撤出作战部队。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表示,他打算在2016年前,让美军完全撤离阿富汗,将保卫安全的重任交给阿富汗政府军。 

 

尽管新一任阿富汗政府恳请延长驻扎时间,但美军和国际部队还是在按部就班的执行撤退计划。

 

不过,1.2万美国和北约军人仍将留在阿富汗,为当地军队提供培训和支持。目前,阿富汗共有35万安全部队。 

 

【时事解读】

 

在具体解说这则新闻之前,有必要简单要回顾之前解说中,结合“日本自民党总务会长:建议将钓鱼岛问题放一边”的新闻素材就中日关系曾经给出的几个观点,即:

 

第一、造成当今中日关系紧张的表面直接原因是日本民主党野田政府在日本极右(注:其实是日本经济与日本社会)的支持下与日本自民党相互勾结、搞所谓的国有化钓鱼岛。之后,对中日关系的走向,中国外交部也多次表示,当前影响中日关系正常发展的症结是清楚的,中方希望日方拿出诚意和实际行动,为消除影响两国关系正常发展的政治障碍做出实实在在的努力。而日本政府正式承认钓鱼岛“存在争议”正是中方所说“(日方)需做出实实在在努力”的核心内容。

 

第二、在形势已经发展至今(中国手握两种战略准备、正伺机半渡而击)的情况下,一旦正承受着巨大压力的日本极右政府正式承认钓鱼岛存在争议,也就意味着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于政治层面、非军事层面正式开始启动。同时也意味着美日军事同盟于政治层面、但非军事层面正式开始瓦解。不仅如此,也意味着西方资本之西太平洋安全框架两个锚点中的一个(美日军事同盟)于军事层面开始晃动。还不仅如此,还意味着西方资本之全球安全框架的两根基柱中的一根(另一根是北约组织)于政治层面开始倾斜。

 

第三、基于第二,至少在目前阶段,不论是正孤注一掷地试图以乌克兰之乱为支点死套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从而从中东方向一一获取西方微调中东战略之关键性推进及西方资本复杂转进之重要推进的,继而在东亚方向或试图中断或实质性干扰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西方利益-西方资本,还是虽承受中国两种战略准备及也可能成为一根金融断尾(未来西方利益或向国际社会全面妥协的情况下)的巨大压力、但却也欲借此机会以彻底摆脱二战格局的日本极右(日本经济、日本社会),均不会更不愿让上述局面立刻出现。

 

第四、如果在第三的层面去观察“日本自民党总务会长建议将钓鱼岛问题放一边”。那么,人们也就不难看出,这不过是在中国两种战略准备仍在持续推进的巨大压力下刻骨铭心地感受到空前不安的日本极右(注:特别是暗中支持日本极右的日本经济界)与刻意放出日本军国主义以最大限度干扰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欧美利益(西方资本)一道着眼于均不会、更不愿让上述局面立刻出现的现时需要,玩的一出缓兵之计。

 

第五、如果对第四进一步展开,需要绝对清醒的是,所谓西方与日本极右一道玩的一出缓兵之计,这更多是表面上的。而实际上,这出缓兵之计被日本极右及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一起内嵌了一层即时战略测试的意义。

 

第六、在朝鲜半岛局势出现“朝鲜234号领导人集体出访韩国、参加亚运会闭幕式、从而向韩国社会展现了国际社会有最大的诚意促进、维护半岛和平与发展”这一大背景下,欧盟(德国、法国等)拿一份(准备审判金正恩的)草案(注:这是彻底地无视国际社会的和平诚意),于中欧及中俄进行新一轮战略对话(李克强总理108日开始的欧盟、俄罗斯之行)之前,既向中国、也向俄罗斯、还向日本、所谓南海国家、甚至中东、南亚的一些重要国家(比如,巴基斯坦、印度、伊朗、土耳其)等,但主要是向中国昭示了这样一个姿态:其一,在政治上,欧盟或随时介入东亚事务;其二,在军事上,作为西方资本全球安全架构两支柱之一的北约(欧盟),或随时向支柱之二的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美国)提供支撑。

 

第七、值得强调的是,第六中的“在政治上,欧盟或随时介入东亚事务,或随时向支柱之二的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美国)提供支撑”中的所谓的“或”,就是准备视中国的最终战略反应而决定下一步动作。而这,正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先后动用韩国亲西方势力及日本极右进行所谓即时战略测试的意义之所在。

 

第八、在之前解说中曾经强调:中国总理李克强108日开始的欧洲之行(重点是德国、俄罗斯),本质上仍然是见人(俄罗斯)说人话,见鬼(欧盟)说鬼话。本质上仍然是继续超然的等待,而超然的筹码就是上述原则态度。以上述看似复杂、但却明确的方式的再度强硬且明确宣示,即:中国继续两种战略准备,伺机半渡而击的决心与能力均无可置疑问。

 

因此,绝非巧合的是,就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已经展开欧洲之行的时间点上,为了配合西方的进一步测试以拿到西方资本急于得到的测试结果。在国际社会(朝鲜)施放最大限度和平诚意之后,韩国亲西方势力却挑衅不断。不仅再次放出“准备部署反导系统”,还以中韩关系及东北亚政治、军事、特别是经济稳定作人质,故技重施。结果就是1010日上午,在一起民事纠纷中,一名中国渔民遭韩国海警枪击身亡。

 

第九、基于之前的既有观点(其一,朝鲜的核心利益与中国全球战略始终有着默契;其二,中国军事保护下的朝鲜是中国军事体系在境外的最为高效延伸),也基于国际社会之中国近来在朝鲜半岛方向处理这一类问题的原则必然是:以斗争谋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谋团结则团结亡。因此,就在1010日当天,几天前刚刚以颠倒常规思维的方式主动向韩国释放最大和平诚意、且在海上炮击中表现克制的朝鲜(注:这一段内容的详细解说请参阅之前解读),突然向韩国活动人士升放的飞越边界宣传品气球开火。一些子弹落到边界南侧后,韩国军队开枪回击。但值得注意的是,与数日前南北双方相互炮击无一人伤亡的情况一模一样,这一次,双方仍然都没有人员伤亡和其它损失。`

 

第十、从第四开始立意(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默认下、日本极右开始放软话)、在第五至第六的铺垫之下,循第七的原理,经第八的测试、但遭遇第九的反击之后,在东亚(包括朝鲜半岛、东海、中国南海)方向,西方拿到的测试结果是十分明确的,但却是远不如意的。尽管朝鲜(国际社会)以那种不同寻常的方式展现了其无以复加的和平诚意,但是这丝毫不意味着中国奉行的原则态度有任何变化,即:其一、只要韩国敢在关键时刻进行军事挑衅,则向朝鲜提供军事保护的中国必将无视韩美军事同盟是否是西方资本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的两锚之一,从而放手朝鲜今天打一枪、明天打一炮。其二、不论是否得到美国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美日军事同盟)、甚至北约(欧盟)的政治、军事支持与否,在南海方向,只要越南敢浮出水面(以军事手段挑衅中国核心利益)就坚决摁下去。其三、不论是否得到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的保护,甚至北约组织的安全策应,在东海方向,只要日本敢飞出来(日本军事力量如胆敢进入钓鱼岛领海、领空)就坚决打下来。

 

第十一、在上述原则经韩国亲西方势力的挑衅被迅速反击而被再度确认的情况下,惧怕因西方最终全面妥协而沦为金融断尾的日本或惧怕被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而被打成断尾一根的日本,之所以开始放风建议将钓鱼岛问题放一边,表面上看似缓兵之计,似日本极右准备服软。但实际上,日本极右这个时间点(注:全球多个战略方向、特别是金融层面,即将摊牌)来这一手,除了着实惧怕之外,更多的却是继韩国之后继续配合越来越接近于快速获得关键性推进与重要推进的西方资本进行战略测试,测试中国是否有意接受日本这一形式的服软。

 

而在这个问题上,前面也曾经解说并强调这样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欧盟(德国、法国等)显然是在拿这样一份审判金正恩的草案(无视国际社会的和平诚意)于中欧及中俄进行新一轮战略对话之前,既向中国、也向俄罗斯、还向日本、所谓南海国家、甚至中东、南亚的一些重要国家(比如,巴基斯坦、印度、伊朗、土耳其)等,但主要是向中国昭示这样一个态度,即:在政治上,欧盟或随时介入东亚事务;在军事上,作为西方资本全球安全架构两支柱之一的北约(欧盟),或随时向支柱之二的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美国)提供支撑。显然,这即是一种对方方面面的公开宣示,但更是一种直接针对中国而进行的战略威胁。

 

第二个问题,基于第一个问题,人们也就不难看出,如果中国在这个时间点上立刻发出考虑接受的信号。那么一方面,由于杀伤力巨大的、内嵌两个进程的西方微调中东战略已接近于完成。这对中国为代表的南方利益威胁更加巨大。另一方面,日本极右放软是虚,欧盟(北约)策应美日、美韩、美澳等军事同盟威胁或全面介入东亚事务的威胁是实(注:西方资本通过北约这个战略平台全面调动美国、英国、欧盟的战略资源,主要针对中国而制造的MH170恐怖技术劫机事件就是证明)。而欧盟(北约)或全面介入东亚事务的威胁背后,又是初步合流且在进一步合流之欧美或联手威胁中国全球战略的重中之重——南亚方向,进行南亚破局。因此,如果中国立刻发出考虑接受的信号,本质上就会被强行加上系战略威胁下的被迫妥协之权重。转译成中国于关键时刻断然半渡而击之决心与能力不足的表现。

 

第三个问题,基于第一、特别是第二个问题,针对日本极右突然放软、安倍所属的日本自民党抛出建议将钓鱼岛放在一边,曾经给出如下建议:

 

其一,中国不妨这样:除了坚持日本必须承认钓鱼岛有争议之外,还应该以不再信任安倍为由,暗示日本极右安倍必须下台。日本自民党以此表示诚意,为中日关系缓和的条件(意义在于:先做到这一步再说别的)。

 

其二,至于日本极右或日本自民党是否接受,在形势已经发展至今的情况下,在俄罗斯做出最终选择之前,其实并不重要。

 

其三,不仅不重要,反而会一定程度地妨碍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伺机践行,干扰俄罗斯做出正确决策。其干扰的意图,与维基解密突然爆料称乌克兰总统曾是美国国务院线人的原理极其相近(本质上均是一根吃不到嘴的胡萝卜)、意图一致(均是意图分头软化、各自劫摇中俄的战略意志,从而增加中俄战略协调的难度)。

 

显然,上述建议之“在俄罗斯做出最终决策之前,日本极右、日本自民党是否接受并不重要。不仅不重要,反而会一定程度地妨碍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伺机践行”是指:

 

其一,只要非法国有化钓鱼岛之后的日本政府公开承认钓鱼岛有争议,那么在中国顺着事态的发展已经正式宣布中国钓鱼岛的领土、领海、领空基线,并常态巡航行使主权成为最新事实的情况下,除了这一点新变化之外,对日本而言,钓鱼岛状态就又全面回到了日本宣布国有化之前的状态。然而,这一点新变化却是钓鱼岛态势的一个本质变化。

 

在这里补充一点: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在中日就钓鱼岛等问题达成四点共识的背后,在中日关系之钓鱼岛问题的层面,不仅仅是迫使国有化钓鱼岛之后的日本政府公开承认钓鱼岛有争议这一条件,还是对中日两国实现邦交正常化以来,双方已签署四个政治文件的突破。

 

真实的情况就是,中日两国实现邦交正常化以来的任何有关钓鱼岛争议问题、双方均认同暂时搁置争议(本质就是承认有争议),直到日本单方面非法国有化。双方之间的暂时搁置从来都是口头模式。而中日就钓鱼岛等问题达成四点共识则形成了突破,落实成白纸黑字的文字模式。尽管具体的文字是日本认识到钓鱼岛存在不同主张,而不是“日本政府承认钓鱼岛存有争议”这几个字。

 

前面说了,只要非法国有化钓鱼岛之后的日本政府公开承认钓鱼岛有争议。那么,这一点新变化就是钓鱼岛态势的一个本质变化。然而,在之前的解读中也强调了这样一组观点,即:

 

……

 

在形势已经发展至今(中国手握两种战略准备、正伺机半渡而击)的情况下,一旦正承受着巨大压力的日本极右政府正式承认钓鱼岛存在争议,也就意味着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于政治层面、非军事层面正式开始启动。同时也意味着美日军事同盟于政治层面、但非军事层面正式开始瓦解。不仅如此,也意味着西方资本之西太平洋安全框架两个锚点中的一个(美日军事同盟)于军事层面开始晃动。还不仅如此,还意味着西方资本之全球安全框架的两根基柱中的一根(另一根是北约组织)于政治层面开始倾斜。

 

不难看出,至少在目前阶段,不论是正孤注一掷地试图以乌克兰之乱为支点死套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从而从中东方向一一获取西方微调中东战略之关键性推进及西方资本复杂转进之重要推进的,继而在东亚方向或试图中断或实质性干扰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西方利益-西方资本,还是虽承受中国两种战略准备及也可能成为一根金融断尾(未来西方利益或向国际社会全面妥协的情况下)的巨大压力、但却也欲借此机会以彻底摆脱二战格局的日本极右(日本经济、日本社会),均不会更不愿让上述局面立刻出现。

 

显然,如果在第三的层面去观察“日本自民党总务会长建议将钓鱼岛问题放一边”。那么,人们也就不难看出,这不过是在中国两种战略准备仍在持续推进的巨大压力下刻骨铭心地感受到空前不安的日本极右(注:特别是暗中支持日本极右的日本经济界)与刻意放出日本军国主义以最大限度干扰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欧美利益(西方资本)一道着眼于均不会、更不愿让上述局面立刻出现的现时需要,玩的一出缓兵之计。

 

……

 

日本极右(注:更多是支持日本极右的日本经济)及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着眼于“均不会、更不愿让上述局面立刻出现”的现时需要,玩这出缓兵之计的企图心恰恰也写进了四点共识。显然,起码在形式上,这是日本极右被迫用钓鱼岛态势的一个本质变化去试图换取的一个同样落实为文字的临时安全保障,即:三、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

 

同样,这也是急于继续用乌克兰局势死死套住俄罗斯,从而死套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继而尽快获取内嵌两个进程的西方微调中东战略之关键性推进、及资本复杂转进进程之重要推进的西方利益-西方资本被迫走出这着意味着美日军事同盟于政治层面、但非军事层面正式开始瓦解的险棋,试图通过暂时缓解必要时国际社会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巨大压力,试图以时间差的手法为未来两个月左右的时间里短平快地达成中东、乌克兰方向的战略目的争取必要的时间与空间。

 

显然,站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角度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在如此短的时间(欧洲进入隆冬之后两个月左右)内,只要能达成中东、乌克兰方向的战略目的,通过美军有效重返中东形成近距离军事威慑(注:值得警惕的是,美国中期选举结束,历史上奉行单边主义的美共和党全面控制参、众两院。在法律层面为代言西方资本之美国资本所要求的美军大举增兵中东提供了便利),辅之以金融霸权的运用(打着尽一切可能切断ISIS的金融渠道之旗号),就能一并解决土耳其、埃及、黎巴嫩、阿曼、直到叙利亚问题。从而彻底成型金融防火墙的中东段,继而立刻启动针对俄罗斯的马歇尔2.0版,并立刻将金融防火墙首先用在俄罗斯问题的解决进程中。极其有效地严厉制裁俄罗斯,并将是否立刻、实质性支撑俄罗斯这个做与不做均对中国长远利益损害巨大的难题同时抛给中国。

 

而只要这一进程相对顺利,进程就可以最终指向彻底解决中国问题的马歇尔计划终极版(将收编后的俄罗斯作为解决中国问题的一个战略支点)。形成以金融防火墙及跨太平洋自由贸易TPP进程、跨大西洋自由贸易进程为软件或操作系统、以北约及西太平洋安全框架合拼为一套硬件系统,共同形成天下围攻中国的局面。

 

一旦如此,则不仅上述局面“一旦正承受着巨大压力的日本极右政府正式承认钓鱼岛存在争议,也就意味着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于政治层面、非军事层面正式开始启动,同时也意味着美日军事同盟于政治层面、但非军事层面正式开始瓦解。不仅如此,也意味着西方资本之西太平洋安全框架两个锚点中的一个(美日军事同盟)于军事层面开始晃动。还不仅如此,还意味着西方资本之全球安全框架两根基柱中的一根(另一根是北约组织)于政治层面开始倾斜”会及时中止,即便是中日此次达成的四点共识就随时会被眼下以放软为缓冲、伺机进行最后一次战略投机的日本极右(注:实质是支持日本极右的日本经济)废除。

 

然而,正是基于这一深刻认识,这里也同时强调中国的应对方式,即:

 

针对日本开始放风建议将钓鱼岛问题放一边。中国不妨这样:除了坚持日本必须承认钓鱼岛有争议之外,还应该以不再信任安倍为由,暗示日本极右安倍必须下台。日本自民党以此表示诚意,作为中日关系缓和的条件(意义在于先做到这一步再说别的)。至于日本极右或日本自民党是否接受,在形势已经发展至今的情况下,在俄罗斯做出最终选择之前,其实并不重要。不仅不重要,反而会一定程度地妨碍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伺机践行,干扰俄罗斯做出正确决策。其干扰的意图,与维基解密突然爆料称乌克兰总统曾是美国国务院线人的原理极其相近(本质上均是一根吃不到嘴的胡萝卜)、意图一致(均是意图分头软化、各自劫摇中俄的战略意志,从而增加中俄战略协调的难度)。

 

事实上,在此再次援引这一观点,也是想进一步详细解说这段内容不好理解之处。显然,上述建议之“在俄罗斯做出最终决策之前,日本极右、日本自民党是否接受并不重要。不仅不重要,反而会一定程度地妨碍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伺机践行”是指:

 

其一、只要非法国有化钓鱼岛之后的日本政府公开承认钓鱼岛有争议。那么,对日本而言,钓鱼岛状态就又全面回到了日本宣布国有化之前的状态(有争议)。然而,这一点新变化却是钓鱼岛态势的一个本质变化!

 

其二、在其一的基础上,日本极右政府安倍政府有必要下台(但是否立刻在于日本经济)的因素在于:

 

首先,如果安倍政府基于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默认也好,基于日本经济、安全的急需也罢,只要其为了缓和中日关系而被迫公开承认日本正式宣布国有化的钓鱼岛还存有争议。那么,本质而言,其政治生命就已经终结。作为一个政权,其下台就已是时间问题。

 

其次,在首先的基础上(日本公开承认国有化后的钓鱼岛还存有争议),在俄罗斯做出最终决策之前,日本极右、日本自民党是否接受(安倍立刻下台)本质上只有更多的经济意义,即:更多取决于支持日本极右的日本经济界是否决心不顾一切立刻改变目前这种因中日政冷经也冷且已喝下安倍经济学这杯毒药(注:本质是日元跟随美元进入无限量化宽松)、从而已经走向死亡,继而未来或因西方利益在日后中东局势仍可能走向中东全面破局时而被迫全面妥协并牺牲日本,或因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在水淹南方的过程中,决心用日本这根金融断尾或去引爆或去加剧东亚经济、特别是金融危机等原因而最终沦为金融断尾的命运。更或避免被国际社会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而被打成金融断尾的命运。

 

再次,在其次的基础上,实际上也延伸出一个日本安全层面的企图心,即:支持日本极右的日本经济(日本社会)是否立刻在或沦为(西方)金融断尾与必要时被(国际社会)打成金融断尾之间做选择,或相对主动地融入东亚(东北亚)经济一体化与绝对被动地被必要时绝对控制具锦州效应的中国南海先行分割、后被吸收进中国最低内循环之间做选择。

 

最后,与日本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率先访韩(相对朝鲜)时的表现类似。当时,日本借绑架日本人这件旧事迅速对朝鲜示好(声称准备部分解除对朝鲜的制裁),并选择在北京而不是华盛顿或者第三方进行朝日对话的背后,是日本极右随形势的进一步演化(注:特别是中国在南海方向不受俄罗斯中东政策因乌克兰问题对西方实质性妥协苗头所影响,而展现的坚定战略决心与相应战略能力),在几个月之后的今天、在即将图穷匕现的当下,更是进一步地看明白了这样一个残酷性,且进一步确认了一个结论。

 

所谓一个残酷性是指:由于中国的两种战略准备(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总量)之进程始终未因俄罗斯的对外政策决策倾向而丝毫迟疑。同时诸多超越西方水平的中国军事科技开始集中井喷、且中国国内正在倡导走群众路线。显然,循之前的即有观点(只要中国坚定地走群众路线、彻底地依靠人民群众,作为南方利益的代表、人类健康发展方向的代表、全球经济的真正火车头、货真价实的发动机,外加至少13亿人口的庞大市场容量,无惧西方军事恐吓的军事实力,中国经济也将立于不败之地!),则不论是中国还是中国经济,均日益表现出将立于不败之地的力量。这样一来,不论是付出相对较小的战略代价(俄罗斯进一步选择有利中国)还是付出最大的战略代价(俄罗斯的进一步选择不利于中国)。西方资本及其主导下的两个战略平台(欧美)的最终结局,要么就是瓦解一家、重创一家;要么就是与南方利益的代表——中国利益寻求妥协。从而必定牺牲已经无限量化宽松的日本经济(日本),从而依中东安全新架构的格局(权重)对日本(经济)进行三家分晋。

 

事实上,对日本这个国家、经济、特别是对这个民族的前途而言,不论俄罗斯进一步选择是否有利于中国、也不论中国最终付出的战略代价是相对较优小还是最大,还不论西方资本准备二中择一的欧美平台是瓦解一家、重创一家,还是最终寻求与中国妥协。其结局都要较以与日本均有领土争端的中俄这两个核大国为核心的国际社会最后不得不以霹雳手段兑现“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结局要好、甚至要好得多。

 

所谓日本极右(实际是支持日本极右的日本经济、日本社会)确认的一个结论是指: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之乌克兰陷阱的压制下,已经进一步表现出实质性向西方妥协苗头(注:在北约越境军事打击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至今没有做出强烈实质性反应)的俄罗斯之进一步选择的确非常重要。但在中国心无旁骛地持续进行、甚至加速进行两种战略准备的战略决心与战略能力下,更兼具中国国内正在大力倡导、践行群众路线这一关键条件也开始日益具备。的确非常重要之俄罗斯对外决策倾向的进一步选择本质上却非决定性的重要。换句话说:关键时刻,中国(经济)无非是付出的战略代价大与小的问题,日本(经济)却是生与死的问题。

 

而再次有必要强调的是:所谓关键时刻是对日本(经济、特别是金融)而言的,系指方方面面在图穷匕现之后,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或选择对中国实质性妥协之前。总之,或是在国际社会必要时果断打断以彻底颠覆现有格局、强行中止亦或终止内嵌两个进程的西方微调中东战略及西方资本复杂转进进程,或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主动或被动彻底抛掉日本这根金融断尾以求生之前的那一战略瞬间。

 

毫无疑问,对日本而言,这一战略瞬间所对应的时与机,显然与中国未来进行半渡而击的时机息息相关。而从中国排除一切干扰坚定地持续、甚至加速两种战略准备的最新发展来看,可以这样说:支持日本极右的日本社会(注:如果不是日本社会整体上支持,日本极右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其最终能否有时间有机会完成或是日本历史上的最后一次战略投机以求得生存(在这种生存状态下,日本经济当然不会再存有世界第三经济体的主要特征),甚至完全取决于中国半渡而击的具体时机与具体方式。

 

显然,对日本而言,由于日元已经无限量化宽松,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经济已经走向死亡。而日本这个国家或日本大和民族,亦或至少将失去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主要特征的“日本经济而言,一如之前所指出的,它仍然有、且日本极右在这个时间点突然放软也证明它仍然想进行所谓最后一次战略投机。

 

毫无疑问,上述内容是想强调:在这个时间点,中国之所以与日本达成四点共识,从而在以白纸黑字的模式迫使日本承认钓鱼岛争议,但日本极右(日本经济)暂未同意政治生命已经终结的安倍立刻下台的情况下,给了日本极右(日本经济)一份文字形式的安全保障模式,也就是“三、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的原因在于: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瞄着自己的那套可能性的同时,中国也在瞄着这一有利于中国基于自己的力量(不论俄罗斯最终如何选择)去边破边立的可能性。

 

值得强调的是,钓鱼岛局势因日本承认钓鱼岛存有争议,但并未立刻让安倍下台的模式而得到暂时缓和。表面上似乎暂时缓解了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必然性与果断性,从而在整体上似乎妨碍了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伺机践行。但由于日本极右(日本经济)的战略诚意仍然有问题(注:日本极右——日本经济果如所评估地并未立刻让中国不再相信的安倍下台,从而刻意宣示并未全部满足中国条件,绝对基于自己的小九九并密切配合西方利益共同营造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践行决心有变的局面)。因此,在拿到日本承认钓鱼岛存有争议这一条件后,如果日本极右(日本经济)战略诚意始终止步不前(首先就是让安倍尽快下台)。那么,中国不妨在钓鱼岛风险控制机制的问题上,以需对日本听其言、观其行为由,时间上推一推、内容上拖一拖。从而本质上仍然手握包括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两种战略准备。

 

如果日本极右(日本经济)在短时间内(欧洲进入隆冬2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基于上述残酷性及形势的真实演化而决心表现出足够的战略诚意。首先让安倍立刻下台,其次是主动向东亚经济一体化的方向实质性靠近(注:解除对朝鲜的实质性制裁)。那么,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利用日本极右小九九走的这步险棋,就可能被中国顺势走出西方资本之西太平洋安全框架两个锚点中的一个(美日军事同盟)于军事层面开始晃动,西方资本之全球安全框架两根基柱中的一根(另一根是北约组织)于政治层面开始倾斜的局面。

 

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必然性已经没有了。但是,在这一情况的基础上,绝对控制南海将成为中国彻底颠覆西方资本之西太平洋安全框架,将美元、甚至欧元彻底挤出东亚市场,实现真正意义的人民币国际化的必然一步、且是相对较快的一步。另外,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

 

据观察,西方有意拿中韩自贸谈判进程有所进展为一颗胡萝卜诱导中国。显然,站在其角度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之所以这样做,在于不论怎么看(正在筹建亚投行的中国至少在表面上在极力拉拢韩国加入),这颗胡萝卜结合日本极右(日本经济)的小九九,明显有共同放大日本极右此时放软对借APEC极力宣示中国梦、甚至亚太梦的中国的诱惑(注:本质是道义胁迫,即:日本极右这次愿意承认钓鱼岛争议以缓和紧张,欲在APEC峰会上大力宣传中国梦、亚太梦的中国又怎么可以不响应?)作用。

 

另外,基于之前的大量解说,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恐惧中国的两种战略准备。因此,在西方资本的核心资产——美国军事力量亲自赤膊上阵(之前,主动公布中国歼11BH危险拦解美国P8A)也不能有效干扰中国两种战略准备之“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的决心后。顺应日本极右的小九九,让日本极右示软中国,通过建立中日军事风险管控机制的企图,技术性防止钓鱼岛方向在西方获取中东关键性推进、资本复杂转进之重要推进的关键时刻却檫枪走火,从而试图相当程度地化解“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危险性,从而试图最大限度拉高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去强行同步中东、南亚、东亚等各个战略方向的决策难度,也就成了当然手段。

 

不仅如此,要警惕此次拿日本极右作筹码的西方利益-西方资本还会想办法最大限度拉高“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夺取具全球局势的锦州”,从而启动最低内循环的执行难度。必然手段当然也会是想办法、甚至做出一定让步,也要求与中国建立南海风险管控机制。

 

显然,在西方利益让日本极右对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公开示软,从而令正在宣示中国梦、亚太梦的中国勉力接受的同时,又何尝不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对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公开示软?然而,必须警惕地看到,这些示软丝毫不影响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在其它层面正在加紧进行堪称实战部署的战略部署。

 

比如,美联储宣布退出QE。显然,这是宣示美元随时可加息的威胁姿态。再比如,日元、特别是欧元都放出史无前例之大规模量化宽松的信号。更比如,在叙利亚、特别是俄罗斯基本对北约越境军事打击叙利亚境内目标继续麻木的情况下,ISIS这哪里需要往哪搬的板砖已准备搬进土耳其、黎巴嫩、甚至更关键的埃及。而欧盟、美国也在单独拉着伊朗,选择这里一再强调的阿曼在低姿态地谈伊核问题。最后,就是埃博拉病毒在中国的重要市场与重要资源之地非洲持续蔓延。

 

显然,在各个方向,对凡是能实质性干扰、影响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尽快死套出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从而尽快获取中东关键性推进、资本复杂转进之重要推进的战略方向、利益实体,西方邪恶势力所表现出来的言行的典型特征就是“好话尚待说尽、但已决心将坏事做绝”。

 

毫无疑问,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算盘可谓打得噼啪作响。不过,中国才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原产地。更何况,不就是想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吗?这玩意,即便是在有关南亚破局的解说中也讨论了不知多少年!

 

这些,恐怕也是中国同意中日四点共识的重要考虑之一。如果进一步展开就是:由于摊牌时间即将到来,既然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下决心走出一步险棋,自信能短时间内就套出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最后仍然掌握主动。那么手握两种战略准备、持续践行群众路线、慢慢立于不败之地的中国又何妨不能见招拆招?其实,在摊牌之前,这些拆招归结到一句话,仍然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至于摊牌的第一个层面,将是金融。即便表面是政治或军事事件,最终问题还是会集中在金融层面。至于第一个主要战略方向,几年前的判断仍然有效:极可能是南亚的巴基斯坦、尤其是印度。事实上,印度总理此次不来北京APEC峰会,恐怕就是受到了战略恐吓加惊吓。至于原先声称不来最终却来的加拿大总理,整个过程不过是个幌子或工具:一方面,更加凸出了印度总理的缺席;另一方面,这本身就是一种对南方经济体、特别是作为南方经济体核心的中国的警告、威胁、甚至是实际行动。

 

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在北京APEC峰会之前,北约秘书长秘密访问阿富汗,声称北约和美国将于今年底从阿富汗撤出作战部队,其实也是个警告。一如之前所强调的:尽管新一任阿富汗政府恳请延长驻扎时间,但北约还是在按部就班的执行撤退计划。这说明中国(上合)至伊朗(中东)的巴基斯坦通道,或将真的进入多事之秋。

 

显然,站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角度,在如何将巴基斯坦通道带进多事之秋的问题上,除了巴基斯坦亲美势力外,一个有麻烦的印度会做得比任何人都高效与到位。而一个印度金融危机(注:也有可能是巴西金融危机),在西方掌握金融霸权的情况下,经过几个月时间准备,除非东盟紧紧依靠实力强大的中国紧紧地抱成一团,或者通过种种手段从中东方向发力,有效解构已初步合流、且在进一步合流的欧美利益。否则,如98年亚洲金融危机那样,西方资本主导下的西方金融体系,通过石油价格也好,股市动荡、金融衍生交易也罢、是很容易将东盟金融带入危机之中的。

 

不仅如此,如果能通过这些非军事手段快速迫使印度、巴西、南非等主要南方经济体也加入制裁伊朗、甚至俄罗斯的阵营,更或者通过破坏巴西、印度与伊朗、俄罗斯、中国的经济联系,一方面加剧中国与印度之间的对立,另一方面,通过这些外因恶化伊朗、俄罗斯的境外经济环境,进一步加深伊朗、俄罗斯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困难。站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角度,在美联储正式宣布退出QE、为均已进入无限量化宽松的日元、特别是欧元更大量地注水南方经济正式让出市场之后,继而标志西方水淹南方在技术上已基本准备就绪(注:西方资本技术上要想彻底准备好,还需要金融防火墙中东段彻底成型,美国道指完成最后一波升幅,美元指数越过95~98点关口)之后,为了不给中国两种战略准备更多的准备时间,也是可能提前金融攻击的。

 

在这个问题上,西方对俄罗斯的先手金融攻击(石油价格从107打至目前的77美元一桶)只是针对南方经济提前金融攻击的技术准备。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如果要提前金融攻击,其攻击目标一定会以印度、巴西或东盟的某个政治欠稳定、但又具足够影响力的成员国为焦点,比如泰国、印度尼西亚。如将提前金融攻击目标直接锁定在实力相对强大、社会相对稳定的俄罗斯,将为中国的战略展开(围绕亚投行进行衍生)提供极大空间与时间。因此,西方未必肯这样做。而是极可能利用隆冬,借乌克兰之乱进一步消耗俄罗斯的同时,迫使俄罗斯中东政策全面妥协,或坐实全面妥协。标志就是:未来几个月的时间里,继续不在中东方向做出实质性的强烈反应。从而坐视西方一一解决伊拉克、土耳其、黎巴嫩、阿曼、埃及等加入初期目标针对伊朗、涵盖印度、巴西、但最终目标针对俄罗斯、特别是中国的金融防火墙。如果在消耗过程中,评估俄罗斯最终坐实全面妥协,且消耗程度距离俄罗斯爆发经济、特别是金融危机的程度,西方资本就可能按计划宣布美元加息,引爆全球市场巨烈振荡,继而选择印度、巴西、或东盟部分发动金融攻击,继而水淹南方。

 

然而,有一个现实危险是值得再次强调的,即:西方在选择印度、巴西、或东盟部分发动金融攻击,继而水淹南方之前,关键是要尽快获取中东所谓关键性推进、交本复杂转进重要推进。而这一意图的关键又是迫使俄罗斯中东政策尽快的全面妥协。而要做到这一步,除了继续用乌克兰之乱死死套住俄罗斯、并用俄罗斯至克里米亚之东乌克兰陆上通道去死套俄罗斯中东政策之外,还有一个着力点。就是后面还可用俄罗斯至克里米亚之东乌克兰通道的稳定性,套取北约驻阿富汗部队之俄罗斯通道的便利性。从而甚至进一步去套取中俄之南亚政策的离异性。

 

因此,就目前而言,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未能获取中东之关键性推进、资本复杂转进之重要推进之前,即便欧美联手在南亚方向制造破局的局面。基于俄罗斯仍有待被进一步消耗(对西方而言)的原因,这种破局局面更多将侧重于策应中东的意图。请大家仔细体会这一描述。

 

显然,即便从这个角度去观察与处理问题。那么,在北约秘书长秘密访阿富汗,承诺撤军后继续提供支持的背后,除了准备收起驻阿北约军队的巴基斯坦通道,继而可威胁中国的巴基斯坦通道的稳定的主要意图之外。还有就是在阿富汗问题上同时尽可能减少对俄罗斯通道的依赖。从而在目前阶段最大限度地发挥俄罗斯至克里米亚之东乌克兰通道的威力。一旦俄罗斯最终吃进俄罗斯至克里米亚之东乌克兰通道这颗苦果。那么,就可以随时用俄罗斯至克里米亚之东乌克兰通道的稳定性协同套取中东的所谓关键性推进。

 

而一旦西方从俄罗斯那里成功套取中东的所谓关键性推进。那么,进一步套取北约驻阿富汗部队之俄罗斯通道的便利性、甚至进一步去套取中俄之南亚政策的离异性,就成了西方资本准备选择印度或巴西、东盟发动金融攻击、水淹南方,直到最终启动针对俄罗斯的马歇尔计划2.0版这整个计划的必然一步。

 

而在之前的解说中曾经说过:美国总统奥巴马此次是计划携带一份准备金融攻击的强硬姿态(欧美日元,也就是西方资本在金融层面已经进入可以提前金融攻击的相对强势状态)低调与会(美国国内局势上,欧美之间的角力上,奥巴马均已经是弱势的美国总统)APEC峰会的。但是,站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角度,在俄罗斯还没有被消耗至距离爆发经济、特别是金融危机的程度之前,这种提前金融攻击的胜算大打折扣。因为,一旦中国在中国南海、东亚方向伺机半渡而击,也就等同也给了俄罗斯在东欧展开全面反击的战略时机。

 

因此,西方资本将尽可能地试图在中东问题解决之后,将金融防火墙中的伊朗(伊朗经济困难、社会稳定)打包成一个巨大的经济包袱,扔给以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这个时候,再发动金融攻击,并于水淹南方的进程中,在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主要南方经济体在初始阶段主要转向自救的机会中,伺机启动针对俄罗斯的马歇尔计划2.0版。

 

这里也注意到,美联储已经宣布正式退出QE(再次强调:自美联储率先单独QE3后,美国这个战略平台就已经被抄了后路。实际上,美元已经不可能退出QE),而欧洲央行的高官开始吵吵着要大量宽松刺激经济。据说第一步准备购一万亿欧元的债务且不打算限于国债还是企业债。至于日本央行更是在美联储宣布正式退出QE的当天同时大幅加码日元宽松额度。显然,欧美日央行这是在合力共同推高美元指数,从而共同推高美国道指,继而随时准备用这些所共同覆盖的国际金融市场共同引导诸多南方经济体的经济、特别是金融资源进一步参与,直到最大限度的最后错配,直到叠创历史新高的美国道指在几个月内完成最后一波涨势。最后突然在美元加息中计划大跌、继而定向引爆印度、巴西、或东盟诸国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危机。

 

不过,基于之前的大量解说,这也是日本极右(日本经济)或有机会进行旨在摆脱美国控制、或逃生的最后一次战略投机的机会时间点。而这,既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为了时间差、短平快而在走险棋的原因,也是中国最终同意接受中日四点共识的重要考虑之一。有意思的是,在中国准备主持北京APEC峰会的最近几天里,欧美及日本、甚至一些所谓南海国家均突然表现得非常识大体,既不吵、也不闹。韩国、特别是日本极右更是在西方别有用心的鼓励下与中国接近。

 

而中国似乎也打算利用这次机会,大声宣示中国梦、亚太梦、甚至世界梦。显然,这些梦本质与高铁项目及新丝绸之路的路演类似。中国梦也好、亚太梦、甚至世界梦也罢,它们既是宣传书、宣传队,也是播种机。某种意义上讲,它们是准备历经风雨之后才能再见的道道彩虹。它们是有心、也有能力带领人类健康力量走共同发展道路的中国(中华民族)有意在暴风雨之前路演给包括朋友、敌人等方方面面去看的。

 

如果从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问题,人们就不难强烈地感受到,欧美也好、日本极右也罢,其所有的动作与言行,在美日欧央行的货币动作透镜中,均显示出虚伪、急切、心虚、从而企图孤注一掷,且集中了极其兴奋、极其不安、但绝对贪婪且狠毒之诸多特征的同一幅嘴脸。这一情况,在日本极右放软之后,一定会持续至俄罗斯对外政策决策倾向做出最终选择之前。至于是否会持续至中国半渡而击之时,这恐怕就要看它们的造化了。微信号:caffe007

 

最后,有必要补充说明的是:中日达成四点共识这一变化多少会影响俄罗斯的最后决策进程。但从俄罗斯至今仍然陷在乌克兰陷阱中不能自拔的情况来看,除非俄罗斯决策层果断猛醒,致力于自乌克兰方向之外的方向去解决乌克兰问题。否则,这种影响根本就影响不了结果。而一旦俄罗斯决策层猛醒,针对西方进行反击。则来自中国的实质性支撑又是不可或缺的。从这个角度看,这种影响又可忽略不计。

 

只是在目前,围绕中日达成四点共识这个过程,俄罗斯国防部曾经宣布俄罗斯海军进入中国南海进行军事训练(注:并非军事演习)。从而公开的、但又非正式地质疑中国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的战略能力。这多少证明“随形势的进一步发展,中国并不拿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层面得到俄罗斯的策应作为日后实质性支撑俄罗斯的主要条件”。从而令俄罗斯的乌克兰政策有些许不安(注:俄直到现在还在指望中国最终会按俄罗斯的条件,于关键时刻向俄罗斯提供实质性支撑)。如此,也想在中国南海这个全球格局的锦州之地表示出些许不安。然而,想指出的是,俄罗斯的些许不安完全可以因俄罗斯最后选择而立刻消除。因此,俄罗斯的些许不安本质还是因为俄罗斯迟疑不决,或者迟迟未在中东方向、南亚方向做出强烈的实质性反应。

 

这也顺便说明,由于形势已经发展至今(注:一方面,在东亚方向,日本极右在西方利益的沉默下对中国主动放软;另一方面,在中东方向,形势已经异常危急。美国国家利益已在西方资本的协调下。配合欧洲利益压以色列让步。意图用中东和平与阿盟、非盟换取中东金融防火墙,以必要时提前发动金融攻击)。因此,在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中国真正需要的是俄罗斯在中东方向尽快有实际作为。或在南亚方向,同意安排巴基斯坦先行加入上合的快车道。而不是在东亚方向的这种必要时军事能力突发猛进的中国自己就能解决、且能解决得非常干净的问题。

 

然而,种种迹象显示,被吃下克里米亚撑着了的俄罗斯的眼睛仍然紧盯着俄罗斯至克里米亚”之东乌克兰陆上通道。在这个问题上,人们期盼仍然在梦想着顺利打通俄罗斯至克里米亚之东乌克兰陆上通道的俄罗斯早点儿警醒过来。那不仅仅是根吃进嘴、蹦掉牙的胡萝卜,更是一把吃进肚、泻不停的巴豆。

 

综上,上述内容是想强调:在这个时间点上,就意义而言,中日达成四点共识有积极的一面,但也有消极的一面(比如:俄罗斯对中日关系似乎缓解所表现出的不安,西方资本试图利用这些将气氛导向中国两种战略准备开始有所松懈)。但是,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不惜借用日本极右的小九九下出一步险棋也要死套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且俄罗斯极可能吃下这把巴豆的情况下,在日本极右基于所谓残酷性而终于书面承认钓鱼岛有不同认识的情况下,中国也借用日本极右的小九九从而几乎算得上是最后一次(在时间上,已经靠近欧洲的隆冬、靠近2015年)向俄罗斯强调些什么?宣示些什么?或更准确地讲是提醒些什么?其实也算是做到朋友间的仁至义尽了。

 

而在西方资本试图利用这些将气氛导向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准备开始有所松懈,决心开始有所不足的层面上。这里还想强调的是,不论是谁,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决心与能力无须置疑。远的不说,即将于11日开幕的珠海国际航展,战略意义极其重大的运20将实机公开展出并飞行表演,准备拿来毁F22/F35市场的歼31也将到来。这意味着:除了歼20随时可能横空出世(正式宣布服役)之外、运20距离交付人民解放军的日子恐怕也不远了。还有,据报道此次航展除了歼31外,还有大批可挤占美国军工市场的展品。这说明,在一系列111式打击早已打碎美国(西方)军事技术绝对优势的神话之后,事情又到了中国制造从宣传至行动层面,多头挤占美国制造、西方制造已经到了中国军工挤占美国军工、西方军工,从而直接挤压西方经济利润最为丰厚之制造领域的阶段。

 

也就是说,西方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将较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依靠虚拟经济。如果是这样的话,一旦摊牌,中国启动最低内循环,则已经严重依赖虚拟经济的西方经济稳定,其耐力恐怕更加成问题。

 

显然,此次APEC峰会前后的较量,结合此次航展,总的信号就是:不仅是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的备战,也是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的开战。这表现在运20身上更加明显:在前苏联解体后,原本全世界有能力大批量提供200顿运输机的只有美国军工一家(本质上,乌克兰、俄罗斯或已经失去、或即将失去这种能力)。但偏偏运20横空出世,且与俄罗斯的伊尔-76及其改进型完全不同的是,依托中国经济,运20的后劲极其强劲。大量先进技术的运用(比如3D打印、当代航电)必然极大地挤占美国类似机型(C-17)的市场,打击美国军工、进一步削弱美国制造业。同样必然极大地挤占美国类似机型市场,打击美国军工、进一步削弱美国制造业利润能力的还有歼-31

 

毫无疑问,此次航展之后,在纯军事上远程运输这块短板一旦不再,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践行能力将进一步增强。企图与中国拉上风险管控机制、暂避被军事解决风险的日本(或美日军事同盟)也好,默认(其实是鼓励)日本极右向中国放软的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也罢,甚至在敏感时间点去南海军事训练的俄罗斯,难得就真的看不出这些综合信号吗?显然不是。所有这些,均不过是方方面面在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战略方案、计划尽可能地争取时间与空间,从而都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因此,对今天借APEC这个平台、依靠中国自身强大的经济、特别是军事实力,尤其是群众路线的实际践行,完全可以以中国梦、亚太梦这些去笑傲江湖的中国而言,仍然要做好韩国亲西方势力、特别是日本极右在APEC之后随时因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需要,而在钓鱼岛问题、中韩自由贸易协议等已经或即将达成共识的问题上,而再次兴风作浪的心理准备。在金融摊牌之后,这甚至是必然发生的。

 

至于究竟谁才能笑到最后?恐怕还是自三、四年前意图全面恶化中国外在安全环境、特别是是经济、尤其是金融安全环境的埃及之乱后就开始准备、且现在还在进一步准备,从而已经手握两种战略准备、尤其是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拿下全球格局之锦州的中国,还是仍在加紧践行群众路线的中国。当然,最后的结果还是让事实去说话吧。

 

这里想强调的是,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中国真正需要的是产油大国兼具军事强国、政治大国的俄罗斯坚定地、实质性地支持人民币石油期货合约的推出。从而可以迅速衍生亚投行的国际金融新架构的核心功能(首先沿上合、东盟这几个方向迅速构建人民币国际清算通道)。再带动金砖银行的启动进程,从而用在带领尽可能多的南方经济体、去抵抗所谓的水淹南方的准备中。而不是几根几年后才能用得上的能源管道。当然这些能源管道不可谓不重要,但远不是眼下最为重要的。因此,就目前而言,它们不能构成中国日后(注:不论俄罗斯中东战略是否全面妥协,欧美最后均要更加严厉制裁俄罗斯、以彻底解决俄罗斯问题时)实质性支撑俄罗斯的主要条件。再次强调,这里仍然期盼仍然在梦想着顺利打通俄罗斯至克里米亚之东乌克兰陆上通道的俄罗斯早点儿警醒过来。

 

当然,如果俄罗斯仍然决心要吃下去。那么,未来以中国为核心的其它南方利益,就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用APEC上宣示的中国梦、亚太梦去感召周边。用两种战略准备、以中国南海这个全球格局的锦州为战略支点,从各个层面去割裂北约与西太平洋安全框架(或北方三边——欧美日)之间的有机联系,从而重新激化它们之间的不可调和的矛盾、激活它们之间很难调和的矛盾。

 

在此基础上,启动并用最低内循环的强大吸引力与生命力去慢慢帮助共事者、吸引旁观者、吸收障碍者,即:用中国梦、亚太梦的建设性构想,用中国最低内循环的强大生命力,并在理论的指导下,于理论结合实践之中,推进亚投行的构建理念(推进一路一带及区域大合作,最终衍生出有别于现有国际金融秩序一种新秩序、全新的一套、立足于实体经济的经济、金融体系。如果欧洲利益最终也不肯走向中东全面破局的话),去慢慢洗涤西方资本水淹南方后的一片狼藉,并引领人类社会走上共同发展的健康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