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iaxiaduxing的博客

经济 政治 军事---国事、家事、钱袋子内的事!!!

 
 
 

日志

 
 
关于我

心, 属于你的, 我借来寄托, 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 属于谁的, 我刚好经过, 却带来潮起潮落, 风, 属于天的, 我借来吹吹, 却吹起人间烟火, 天, 属于谁的, 我借来欣赏, 却看见你的轮廓。

网易考拉推荐

清湖渔夫:难产的美联储加息  

2015-09-15 00:22:37|  分类: 国际政治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照美联储调整利率政策的惯例,在美联储采取加息或者减息行动前,美国官方的统计机构首先公布一系列的所谓经济统计数据,然后美联储开个会和发表会议结果公告,并且按照美式的经济“理论”对加息和减息的理由和目的做一番政策解释,于是美联储的基准利率就开始调整并且付诸实施,一般而言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然而近几年来,关于美联储加息的传言和讨论总是那么反复地发生,美联储的官员也时不时露面,对加息的事宜来个提示或者暗示,但是美联储加息行动总是“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近百年来出现这种情形实为罕见。美联储关于加息的政策调整过程显得颇为“艰难”,那么美联储的加息究竟“艰难”在何处呢?
 
  美国股市透出的玄机
 
  美联储加息为什么这么拖?首先让我们看看美国股市的六年上涨。
 
  道琼斯指数这么高悬着,也就是摆开了一架金融绞肉机,等待着全球其他国家的资本,大规模投资美国金融市场,也就是这些市场羊群到美国去送宰。一旦羊群进入的数量足够并且在股市高位接盘买进,华尔街资本就会在抓住这些市场对手的同时,开始转向做空;这些羊群资本的损失,也就是华尔街资本的利润。这是金融市场中一种标准的剪羊毛模式,这种待机做空而剪羊毛的过程足足持续了六年。
 
  众所周知,伴随着上个世纪末期以来的美国产业空心化,美国经济也迅速转向金融化。也就是美国人的基本生存转向金融生存。80%的劳动人口从原来庞大的工业制造业向金融和服务行业流动,美国资本的国内配置也从门类繁多的制造业转向金融和服务行业,主要在金融业中循环和运动,由此导致了美国金融市场规模的吹气球式膨胀,高达数百万亿美元。
 
  在美国经济金融化之后,美国人依靠金融市场从全球获得财富。美国资本要想从金融市场获得丰富的利润来源,就必须操纵市场,从而导致市场的大幅波动。只有市场参与者人群庞大,作为美国资本市场对手的其他资本的规模足够,在市场大幅波动的前提下,美国资本才能将这些市场对手的资本予以绞杀,转化成自己的利润,也就是我们通常而言的“剪羊毛”过程。
 
  华尔街市场的波动自然是华尔街资本操纵的。这种市场“笼子”,首先是为欧洲国家资本准备的。去年美国挑起“乌克兰冲突”,其目的之一就是在东欧制造战争恐慌,吓唬欧洲国家资本从欧洲逃离,去美国投资美国金融市场。也就是美国华尔街选定欧洲作为剪羊毛的对象,在“笼子”准备好之后试图驱赶欧洲国家资本进“笼子”挨宰。
 
  全球对金融战的认识,最开始起于日本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也就是美国经济在转向金融化的过程中,有了第一个成功的战例。后来剪日本羊毛的模式被复制到了俄罗斯、墨西哥和东南亚国家。也就是后来的俄罗斯金融危机、墨西哥金融危机和东南亚金融危机。这是美国最成功的金融创新。自从次贷危机以来,全球对美国的金融战的认识更清楚了,再也不愿意投资美国。
 
  因此无论是美国华尔街在国内翘首以盼,还是在乌克兰进行战争恐吓,在欧洲国家制造“恐怖爆炸”,卖力表演,都被欧洲国家看穿了,欧元量化宽松所创造的新资本,仅仅在欧元区内部活动。在今年上半年欧洲国家更是鱼贯加入亚投行,也就是明确向美国表态,美国金融市场无论高低贵贱,欧洲国家资本是不会去了。
 
  这一点,我们也可以从美国股市的成交量上看得清楚。随着道琼斯指数的水涨船高,美国股市不是随着资本的流入而成交火爆,而是越往高位,成交量越来越萎缩。美国股市的量价背离,很明显是因为没有羊群进入美国市场,华尔街只能自己跟自己玩左右手互博,造成市场对敲单盛行。
 
  中国股市遭受金融攻击
 
  美国华尔街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只能够将美国股市撑着,尽管是个空架子,还是想等到它发挥剪羊毛作用的一天。因为欧洲国家资本死活不愿意去美国,而是东向亚洲,云集香港并寻找途径进入中国市场。于是美国军舰进入南海,刻意制造中美之间的“可能开战的氛围”,试图造成中国市场同样不安全的假象,对远道而来的欧洲资本继续恐吓。
 
  不仅如此,美国华尔街还策动潜伏于中国市场内部的自己扶植和培养的资本势力,对中国股市先捧后摔,造成股市在不到一年时间里暴涨暴跌,整体意图之中包含以下两点内容:其一,通过暴涨暴跌,在中国股市完成一次剪羊毛的过程,获取市场投机利润,搜刮聚敛我国进入股市的百姓和企业的储蓄然后全身而退;其二,借此搞垮中国股市,并且引发中国金融和经济混乱与危机,使得聚集中国的国际资本的获利环境丧失,不得不从中国市场退出,进而前往美国金融市场。整体意图当然不限于这两点。结果我国政府开始果断救市,使得华尔街的金融战企图再度大部分落空。
 
  因此华尔街资本只能将美国股市继续撑下去,想撑多久就撑多久,想什么时候暴跌就什么时候暴跌,一切纯系华尔街资本的自愿。
 
  利率差与汇率差
 
  美国华尔街资本想推动国际资本的跨国界流动,不仅要在资本的循环与运动的环境安全性上想办法,比如乌克兰冲突、欧洲国家的恐怖爆炸、南海军事紧张气氛的营造;而且还可以在资本的盈利性上动脑筋,通过制造两个市场之间的利率差与汇率差,从而引发逐利的资本从低利润潜力市场向高利润潜力市场流动并且套利。这些都分别构成资本国别市场流动的现实动力。
 
  美元升值对欧洲国家资本的实际驱动效果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国华尔街资本驱动欧洲国家资本“投资美国”的算盘落空。
 
  美联储加息的作用则是通过国际金融市场的利差,同样将全球资本引向美国金融市场。如果参与美国金融市场作为美国资本市场对手的资本总量足够庞大,羊群所含个体数量众多,美国金融绞肉机会开足马力运转,美国华尔街资本自然能够迅速获得足够的利润,美国的金融及服务业也就繁荣起来,金融企业雇佣美国国内的劳动人口的数量增多,美国政府的税收增加,美国经济自然就红火一时。因此美国的就业、税收和整体经济状况的好坏,与美国金融市场的兴衰息息相关。
 
  美国经济复苏,在美国经济金融化的前提下,是以全球资本能够投资美国金融市场为前提的。如果全球资本一直在美国金融市场外运动,迟迟不肯涉足美国本土市场,那么美国的经济复苏就是空中楼阁,就如同美国股市如今的空中楼阁一样,好看是好看,却不顶用。
 
  美联储加息的难产
 
  加息驱动国际资本流向美国金融市场,无非是利用资本逐利性而导致的资本流动自发性。在全球资本迟迟不肯进入美国市场的背景下,美联储加息的难产,也因为加息的这把双刃剑同样会伤到自己。
 
  在次贷危机后美国进行市场干预和退出三轮“量化宽松”,与美国股市六年来上涨如影随形。自从次贷危机以来,美国本土企业深陷危机而不能自拔,一旦美联储加息,美国企业的利息负担因为金融转贷环节的层层加码而可能有比较大的上升,而且这些企业获得用于企业资本周转的信贷的难度提高了,在美国企业中最先受不住的中小企业。美联储加息会对美国中小企业的亏损和倒闭潮推波助澜,直接大规模扩充美国的失业人群。美国当今的失业人群扩大所引起的社会动荡已经很严重了,美国各地枪声四起,骚乱一场接着一场。在美国医疗和养老保障被持续挪用的情况下,美国如果没有新的财源补充,社会矛盾会继续恶化尖锐。美国一旦加息,引起中小企业倒闭潮,可谓是在沸腾的美国社会经济火头上再加上一瓢热油;火势非但不会减弱,而且会腾高。
 
  另外,资本运动的规模越大,活动越充分,构成一个国家市场经济运行的基本动力。任何一个国家中央银行的加息,会导致在各个金融环节的息口层层加码,从而造成市场利率体系的整体水涨船高,吸引境外资本的流入,促进本国经济活力的上升。美联储能看明白这一点,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同样能够看清这一点,中央银行加息同样不再是美联储的特权和专利。如果美联储加息,有可能会引起其他经济体的加息连锁反应,以免本国经济被美联储单方面加息行动所伤。换言之,美联储加息可能会引发利率战。微信号:gules007
 
  我国市场体系中所具备的加息条件和环境,也不是美国市场能够相比的。中国作为全球资本利润率最高的地区,中小企业虽然会因为加息而困难一些,但是受影响程度会明显低于美国中小企业。如果中国人民银行紧跟着美联储的可能的加息而采取行动行动,更熬不住的应该是美国经济,美国经济会因此雪上加霜。
 
  以上所述,恐怕是美联储加息不是、不加息也不是的难处所在。
 
  美国“会计统计魔术”和时起时伏的美联储加息舆论浪潮
 
  在多年来磨磨唧唧的“美联储加息”姿态中,我们可以发现这样一个现象,一旦美联储的女主席耶伦或者其他官员发布关于加息的某种提示和暗示,在我国的经济学界和舆论界就会引发一阵分析和评论热潮,并且出现美联储会何时加息的预言;虽然分析和预言屡败屡战,但是这些“热心人士”依然乐此不疲!他们的分析,当然是有理论基础的,也就是“美式经济学”的范畴和逻辑。他们的分析,也自然是有分析依据的,也就是美国官方统计机构的统计数据。在这里,我无暇置评“美式经济学”驳杂的种种理论,仅仅对美国官方的统计数据的可靠性提出质疑。
 
  2014年第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长率高达5%,2014年12月的失业率5.6%,被美国经济评论界认为接近充分就业区间;这些数据也一度被我国的一些对美爱好人士坚称为美国经济开始复苏的最重要依据。如果我们回想一下世纪之交的克林顿当政时期的美国经济数据,就能找到了解真相的线索。在世纪之交的克林顿当政时期,美国正处于新一轮经济周期——网络技术及其产业繁荣——的顶点,加之美国通过俄罗斯金融危机抢劫前苏联几十年积累的财富的剪羊毛行动获得巨大成功,美国经济可谓高度繁荣。不过即使如此,这个时期中美国经济增长率最高的一年,才是4.5%,失业率4%,因此被美国经济学界认定为充分就业。不可思议的是,在2007年美国陷入金融危机之后、美国经济的萎缩或者萧条态势并未根本改变、就业形势依旧严峻的背景下,美国官方的这些“靓丽统计数据”也就值得玩味了。
 
  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美国政府如此作为的动机,当时正值华尔街资本策动欧洲国家资本从欧洲流向美国的关键时刻,而且美国华尔街资本也祭起了“美元升值”的法器,为了让这个法器更具神通,美国经济的“靓丽数据”也就必不可少;换言之,靓丽的数据未必遵循严格的统计准则,而是被“美元升值”和金融战所需要。其次,我们还可以回想起美国官方在次贷危机后所玩的“会计和统计魔术”,去年下半年配合“美元升值”和金融战的这种统计魔术不过是再次上演。
 
  我国的一些对美爱好人士连篇累牍的分析,虽然洋洋洒洒、逻辑旦旦地“证明”美国经济开始“复苏”,但是以这种魔术化的数据为基础的分析,除了浪费大量网站、报纸和杂志版面之外,真正价值又有几何?一个假象的产生,为了不被穿帮,必然地会用更多的假象来掩盖。那么我们是否应该联想到,对美联储加息屡屡预言的人们,他们分析时所采用的美国经济数据是否真实可靠?他们由此得出的分析结论,是属于胡言还是属于谰言呢?
 
  舆论界和评论界对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的炒作的言论逻辑肥皂泡,不是无心之失,而是有意为之。其目的在于影响市场人群,不断夸大美联储的神奇魔力,美联储女主席耶伦已经成为我国的一些对美爱好人士心目中的神灵。这些人迎合着大洋彼岸的提示和暗示而屡屡起舞,影响甚至煽动市场中的人们按照他们所欲言的方向采取行动,从而推动华尔街资本所希望的市场局面出现,也就是一次次玩“预言催生现实”的无聊把戏。
 
  因为这些把戏被人们渐渐看穿,美联储加息也就更难产了!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